爱书坊 > 叶圣陶文集 >
我们与绅士


  一

  知人论世,立身处事,都必须取一种态度并用一种方法。

  我们所取所用的是这样子,别人所取所用的也可以这样子。谁能够要求“专利权”呢?这样,可以说在某一桩事件某一个问题上,我们与别人步调相同;但不能说谁附和了谁,谁利用了谁。这道理浅显不过,不用申说。

  但是,在苏州颇有人传说,我们《苏州评论》社的人包围苏绅的某派,同时立言持论都为某派张目。证据呢?某派不满从前的教育行政人员,而我们也攻击从前的教育行政者;某派似乎有澄清苏州的意趣,而我们也号召“改善苏州”。

  这就是说我们要想在某派的旗帜之下,达到我们的目的;说得坏一些,就是我们想借这一种势力摧败那一种势力;说得更坏一些,就是我们想迎合着某派,借此图点私利。

  我们不希望有人从更坏的一层意思来说我们,因为他们这样做徒然自己表白他们的“小人之心”而已。至于我们想不想在任何派绅士的旗帜下达到我们的目的,以及借这一种势力摧败那一种势力是否有点儿好处,就在后面说。

  二

  现在先论绅士之分派别。绅士者,或者世家子,或曾作官,或登从前的科第,或得晚近的学位如时人所称为“洋翰林”者,或营盛大的商业,或有一二百亩乃至几千亩的田产。

  总之绅士是地方的特殊阶级,与一个小学教师、布店伙计固然不同,与一个泥水匠、机织工尤其不能比类。他们因利害的关系,亲疏的关系,历史的关系等等,这几个人团结在一 起发议论办事情,那几个人又另行团结在一起发议论办事情:这就分派别了。两派当然不能一致,于是不免彼此攻击。

  绅士阶级出面谋事,当然也会得到福利,但是这福利只属于绅士阶级。至于地方上,即有沾润,亦微细极了。然而绅士偏欢喜说为地方上谋福利。我们不愿存“小人之心”,不妨相信他们良心上的确如是想。但是,他们的立脚点不对啊!

  立脚点是绅士阶级,无论如何不能为地方上谋得充分的福利。

  小有好处,他们就板起施与者的面孔来。谁甘愿受施与呢?事关公众,他们往往代当了家。谁委托了他们呢?他们那种不自觉的傲慢,没来由的守旧,就可以给人家造成不少的损失。

  如或存心鱼肉别人,那更不堪问了。

  回过来说我们《苏州评论》社。比方苏州绅士有两派,我们想同他们鼎足而三么?或者有三派,我们想充“三缺一”里头的“一”么?不,决不。第一个原因,自然在我们并不是绅士。第二个原因呢?以下详说。

  我们结社,我们纠合同志,在别人看来自然也成为一派。

  但是这个派与绅士之某派某派的性质根本不同,所以不得与他们等列齐观。他们的立脚点是特殊阶级,我们的立脚点是一个市民,一个苏州的市民。我们希望泥水匠、机织工、布店伙计、小学教员,乃至所谓绅士等,各以一个市民的资格来图谋苏州的事业,把苏州改善,因而各得其应享的福利。这当然不是立刻就办得到的事。所以我们要鼓吹我们的主旨,使它渐渐成多数人的意思。直到大家都相信应该这样的时候,我们的希望就实现了。一个地方,唯有做到这样,方是个永久长进的地方,十分健全的地方。一个市民,唯有努力促成这样,方是个爱地方的市民,真爱自己的市民。

  试问,绅士的某派某派,也作如是想么?

  试问,在任何派绅士的旗帜之下能够达到我们的目的么?

  借这一种势力摧败那一种势力会有什么好处么?

  如其相信我们是言必由衷的,一定知道我们是决不愿意去走那些无益的路径的。

  三

  看了我们上一节的文章,须知我们所不满意者不是姓张姓李的个人,乃是姓张姓李的个人以绅士的资格来图谋地方的事。姓张姓李的如其舍弃了绅士的资格,他们的市民资格还在。他们若以市民资格来图谋地方的事,我们就绝无不满意。这是应该注意的一点。

  在全体市民尚未一致起来的时候,地方事情当然还在绅士手里。这当儿,自信无他而确想服役于地方的绅士,实在很有可以用力之处。他在社会的眼光里是绅士,可得到许多的便利;但是他自认只是一个市民,就避免了阶级的过恶;这样,成绩自然不会差。如其有这样的绅士,我们也相当的赞许。这是应注意的又一点。

  四

  但是所谓“自信无他”这句话太没凭证了,利用社会眼光里的地位也未免欺人。贤人政治是反社会的,已不适于人类思想既经解放到社会本位的现代。

  所以我们又这样说:从市民这方面,决不该希望有“其心无他”的绅士出来,把大家的担子都挑了去,让大家躲在一旁专待他赏赐福利。市民只该及早觉悟,地方的事非市民起来图谋不可,于是真个起来,用自己的力量,求得地方与自己的种种福利。

  1926年8月31日发表于《苏州评论》


爱书坊(5abook.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