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小说
故事
散文
读者
国学
诗集
书屋
学生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 爱书坊 >> 文摘 >> 文苑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切口           ★★★ 【字体:
【爱书坊】 切口
切口

  王月鹏

  阳台上出现了几截短小的树枝。这是14楼,周围一片空旷,除了更高处的天空和地面上的路,看不到别的什么。我把树枝捡起,在掌心一字排开,琢磨它们究竟来自何处。一只鸟的翅膀从楼前掠过,我想起了喜鹊,一定是它们把树枝衔到这里的。几天前,两只喜鹊落在我家阳台上,叽叽喳喳地叫着,很欢快的样子。我与喜鹊隔着一层窗玻璃,屋里屋外是两个世界,我坐在玻璃窗之内,忽略了窗外发生的事情。

  我开始留意窗外的喜鹊,它们在阳台栏杆上伫立、踱步,天空和远方成为它们存在的背景。我是唯一的观众。我坐在客厅,透过窗玻璃,看着它们,想起老家村头那棵大树上的喜鹊窝,我在童年时代曾经长久地仰望大树,惦念树梢上的冷暖。如今,村头的树还在,树上的喜鹊窝还在,我却不再像童年那样仰望。每次车子快速地驶过,我都从车窗探出头,拍下匆匆错过的树和喜鹊窝。那些带有速度感的照片一直留存在手机里,每次翻看,总会触动我内心深处的一点什么。

  这些年我似乎变得越来越麻木,越来越不容易被打动了。胶东半岛东部海域不久前发生了里氏4.6级地震,我所在的城市有强烈震感。那是一个午夜,我辗转难眠,一个人枯坐在书房里,刹那间,脚底下似有闪电在奔突,整栋楼房随之晃动。我知道发生了地震。那是我第一次亲历地震,后来一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我当时竟然没有惊慌,没有想到逃跑,我枯坐着,像是那场地震的局外人。也许是因为我觉得身陷大地的伤口之中我们终将无路可逃,也许是因为我对地面的震动早就习以为常了——从去年开始,这座城市到处都在修路,路面被挖开,然后被缓慢地缝合,挖掘机、铲车、货车一齐上阵,我蛰居的这间临街的屋子每天都陷在轰鸣和震颤之中,只有到了夜晚才渐渐安静下来。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在地壳的颤抖中,我的感觉变得麻木、迟钝,以至于对地震的降临无动于衷。而那几只喜鹊光顾阳台,却在我内心激起了一丝久违的感动。

  平日里,我也时常站在阳台上,有时远眺,有时俯视,除了把远方遮蔽起来的高楼,除了虚无缥缈的天空,以及地面上轰鸣的挖掘机,似

[1] [2] [3] 下一页

文章录入:爱书小屋    责任编辑:yxpaishufang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鹞子、风筝、纸鸢

    靠谱与成功
    简•奥斯汀:太多或太少…
    民国做派
    竹子上学
    欲望
    静时书有痕
    第四位诗人
    借钱的本事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