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钟山文集

老姜和宇泓

     
 

  谨慎的老姜终于出事了。

  老姜出事那天是一个星期六的晚上,那天晚上和别的晚上并没有什么不同。结果就是那么一个平常的晚上,老姜出事了。

  那天晚上,老洪回机关去取一盘教学气功的录音带,这是周五老李帮他录的,下班时他忘记了,没有拿回来。他们说好了周日早晨要在一起学气功,所以那天晚上老洪回到办公室拿录音带,结果就看见老姜和宇泓两人的身体都压在沙发上,那是老姜里间办公室的沙发,两人谁也没想到这时办公室会来人,所以里间的门并没有关。结果老洪就看到了那一幕。

  老洪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看到眼前这样的景象,他叫了一声。他叫的是什么,他自己也记不清,总之他叫了一声之后,也没顾得拿录音带,调头就跑出了办公室,连门也没来得及关上。

  周一,人们刚一上班,机关里的人都知道老姜出事了。

  那天早晨,老姜早早地就来到了机关,他把自己关在了里间。按理说,机关出了这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谁也不会为了男女的事而怎么着,顶多就是把当事人调开,以前机关也发生过这样的事,大家说一阵也就过去了。

  这次却不同往常,周一刚上班,宇泓这个女人就跑到了局长那里,她一边哭一边说老姜强奸了她。

  这样一来,事情就复杂了。通奸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强奸就不一样了。那就是说,老姜色胆包天,太不是个东西了。老姜就真的出事了。

  老洪的出现,彻底粉碎了宇泓的梦想。她本想和老姜有了这种关系会加固她理想的实现的系数。人们都说吃了人家的嘴短,她和老姜都那个了,老姜还能不为自己办事吗?她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她知道自已活得很不轻松,作为一个女人没有什么可奉献的了,有的只是自己的身体。她也从老姜的目光中看到了这种渴望,于是她将计就计了。她委身于老姜并不是心甘情愿,她只想渡过眼前的难关。没想到的是,难关还没有过去,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她想了一天,这件事情一定会传出去,到那时,她不说什么,老姜也不会说什么,那样的话,大家都会知道她是什么样一个女人了,到那时,机关的风吹草动,第一个轮到的就会是她。老姜那时还敢为自己说话么?到那时,就怕老姜自己也自身难保了。想到这里,她只能做最后的一搏了,于是,周一刚上班,她就跑到了局长办公室,这样一来,事情就真的大发了。

  宇泓要死要活的,在事情没有搞清楚前,领导只能安慰宇泓。那一天人们看见宇泓像一个真正的受害者,她脸色苍白,披头散发,又哭又闹。于是机关也就乱了。

  那天下午,机关保卫处的人陪着派出所的人一起把老姜带走了。老姜这一走,老洪老李等人,真的觉得事情闹大了,于是老洪用哭声冲被带出去的老姜说:小姜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老姜木着表情,谁也没看就被带出了办公室。

  几天以后,老姜又被放了出来,原因是强奸的理由不成立。

  出来之后的老姜,暂时被免去了处长职务,仍在信息处上班。

  在这些天里,宇泓一直没有来上班。下岗的丈夫小吴来过一次,他为自己的女人收拾办公室里的东西。他也是谁也不看,收拾完就走了。老洪还想冲小吴说点什么,被老李用目光制止了,于是老洪就什么也没说,神情复杂地望着小吴走了出去。

  老姜回来之后,他一句话也没说,人们一早看到他走进自已的办公室,直到下班了,还不见他走出来。每天差不多都这样。直到有一天,他不再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了,而是一遍遍冲人们说:我老姜可是清白了一辈子了,你们说人怎么就犯了这事?

  没人知道他为什么就犯了这事,大家就都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看着他。这一看就看出了问题,老姜已不是以前的老姜了,他的胡子已经很长了,一双眼睛也是直直地望人。说完这些,他先是大哭,然后又是大笑,笑过了就说自己如何一世清白。

  又没过几天,老姜住院了,他是被人们送到了精神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