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钟山文集

还是是宇泓这个女人

     
 

  机关改革最心烦气躁的就是宇泓了,她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要数多余的人她排在信息处的第一号。当初转干,是老冯帮的忙,老冯是个好人,她有意无意中借了一次好人的光。她知道这次好人老冯帮不了她的忙了,因为机关这次减员老冯也到了退休的年纪,就是不到,老冯也得退了,那么多人都盯着老冯的位子,再加上老冯目前这样子,他不退也得退了。那么谁还能帮她一次呢?

  宇泓不能不急,爱人下岗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在这之前,不少人帮忙为她爱人联系了几家单位,但这些单位都不缺技术员,只是一般的工作,宇泓的爱人心比天高自然没有把这些下九流的工作放在眼里。他冲老婆宇泓说: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宇泓也相信爱人小吴这种天才是百年不遇的,只要是天才迟早有一天就会展现耀眼的光辉。于是,小吴就很耐心地在家里等待天上掉下来的机遇。

  在爱人小吴的机会还没有来到的时候,她不能不看到眼前自己的处境,宇泓就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一次次走出去,希望从外面能打听到一丝半点对自已有利的消息。

  她回到办公室就说:机关这次要减一半的人。

  她还说;信息处要和社管处合在一起了。

  她又说:咱们机关过了“十一”就动。

  她这么忙活了一阵,然后就冷了下来,她知道这么忙活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她要行动起来。经过和爱人小吴的商议,决定在姜处长身上下功夫。他们一致认为,姜处长毕竟是处长,况且又是副局长的人选之一,还有就是姜处长当不上副局长,也还是处长,信息处要是不撤消,那么姜处长就有权决定谁去谁留,即使信息处撤消了,姜处长也会到别的处当他的处长,那么姜处长仍然有权要他想要的人。几种情况经过爱人小吴有理有据地分析后,宇泓又一次觉得小吴英明伟大,非同凡响。她同时也为丈夫小吴叫屈,觉得是用人单位瞎了眼,让这么伟大的人才就这么闲在家里。

  经过这么一番从理论到实践的论证之后,宇泓就开始行动了,老姜离倒霉的日子也就越来越近了。

  那些日子人们经常可以看到宇泓的身影出入于姜处长的办公室。姜处长的办公室在里间,她每次推开老姜的办公室的门都逃不过群众的眼睛。于是每次她总是说:我有事要和处长汇报。说完红着脸就走进了老姜的里间。

  半晌,又是半晌,她又走了出来,脸仍旧是红的。人们不知道她在里面和老姜说了什么。人们都明白她的用意,但都不说什么,任她去‘汇报”。

  从那以后,她每天都要为老姜打开水,在这之前,每天都是老姜自己打开水,包括老姜办公室的卫生也让她包下了。每天老姜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时,她已经为老姜泡好了一杯茶。老姜从前还没有遇到过下级如此的礼节,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端起杯子,眯着眼闻着飘在面前的茶香。

  刚开始他不明白宇泓这个女人为什么一次次往他的办公室跑,每次他都看见宇泓那张红彤彤的脸。然后她就向他说起了爱人小吴下岗了,孩子上学父母身体不好,等等,总之,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她不能再下岗了,她要是下岗,这个家就没法过了。老姜就眯着眼睛听,他以前还从来没有体会到当处长的优越感,他在宇泓面前才真正感受到原来当处长还有这么多的好处。

  他开始时很有兴趣地听,后来他觉得没有再听的必要了,就说:你的事我知道了,到时候一定考虑到你的困难,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怎么也不能让人没工作吧?

  宇泓听了老姜的话,阴云密布的心头就裂开了一条缝。她就说:那我就先谢谢处长了。

  她说完这话时,脸仍是红的,目光中还多了些水气,这时她正抬眼望着老姜,老姜也正在看她,目光到了一起,老姜的心里就有了一种久违的东西在一涌一涌,他当年谈恋爱时曾有过这种感觉。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后来许多烦心的事使他早就忘了那种感觉,没想到的是,他在宇泓这里又一次感受到了这种让人心悸的眼神。后来,宇泓就红着脸走了。他怔怔地望着她的背影发了半晌呆,直到这时他才觉得宇泓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三十出头的年纪,在他眼里还算年轻。

  那一次老姜的心里有些心猿意马。家庭生活中的种种不幸,以及现实生活中的种种沉重,似乎一下子就减轻了许多。

  从那以后,老姜开始留意起宇泓的一言一行了,以前她在他的眼里只是一个女人,是一个有孩子有丈夫的女人,现在不一样了,她在他的眼里还多了一种成分,那就是宇泓这个女人是个有情有意,还有些情致的女人。

  宇泓自然感受到了老姜对自己态度上的变化,她发现,老姜有事没事,一天总要从他办公室里走出来几次,来到她的面前,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每次目光都要在她脸上驻足一会儿。身为女人的她,当然明白老姜的心思。那时她就想:天不灭我。

  她为自己的成功而感到高兴。她自己在心里鞭策自己,一定不要错过这次机会。她要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和命运进行一次搏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