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钟山文集

老洪和老李

     
 

  现在心情最平静的就是老洪和老李了,他们就要到退休的年纪了,国家机关这次人员改革,像他们这样的,不在裁减之列,当然他们也不算在编人员可以提前退休,不愿意退的,仍可以工作。这样一来,他们就有了许多回旋余地。

  不管别人怎么心浮气躁,他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在别人议论机关即将发生的大事时,他们仍在谈论气功和血压高低的关系。有时他们也说一些与现实有关的话。在黄姗寄回思想汇报之后,老洪和老李曾有这样一番对话:

  老洪说:出去了又怎样,不是还得回来?

  老李说:就是,也许等她回来说不定连位置也没有了。

  老洪又说:好赖不就是一年么,又能怎样?

  老李也说:还不如老老实实在机关干,说不定减员时还有希望。

  老洪说:就是。

  于是两人就什么也不说了,别人议论当前这些沉重话题时,两个人就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样子也就无比的优越。有时老洪还能哼出两句京戏,老李就笑。

  日子就从两人身边轻轻缓缓地流。

  然后他们就一遍遍地说:这事能咋,那事又能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