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钟山文集

老姜

     
 

  年近五十的老姜,该经历过的都经历过了。高中还没有毕业便下乡了,下乡的结果是,他娶了一位当地县城的女人结了婚,那时他并没有想得更远,他也不可能想得更远。当时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指示下,他是曾想在当地干上一辈子的。没想到的是,一夜之间广大知识青年说返城就返城了。最后留下了他们这些在当地结婚的人,如果政策不变,大家仍都在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他也就不会有什么不平衡的了,然而别人一夜之间说走就走了,他便不平衡起来。后来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回到了这座城市。回来后他才发现自己真的是一穷二白,别说其他的,光是房子就是一个大问题。没有办法,他只能住在母亲这里,在这之前父亲已经去世了。家里只剩下母亲,母亲是个知识分子,喜欢清静,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其他子女也都相继着出去另过了,母亲盼星星盼月亮地盼来了清静的日子,没想到老姜又带着一家子人回来了。那时老姜的孩子也已经上小学了。老姜没处可去,只能住在母亲这里。时间长了就发生了矛盾。矛盾来自于老姜的爱人和母亲,母亲不太喜欢这个外地的儿媳妇,再加上儿媳妇也不太会来事,她觉得吃住在这里是应该的,没有把自己当过外人。况且什么事媳妇都不想吃亏,这样一来,矛盾就发生了,一发生就不可收拾,母亲不高兴,爱人也不高兴。整天的都是母亲抱怨,爱人发火。爱人发火是有原因的,爱人并不想往回调,她在那个县城里有着自己一份可心的工作,最后还是听从了老姜的规劝,来到了这座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没想到的是,回到这里竟一无所有,什么事都得从头开始,于是她就一肚子怨气。她知道婆婆看不惯她,经常给她脸子看,她也没有好脸子给婆婆看。那些日子闹得老姜鸡犬不宁,那时候他的最大愿望就是希望自己尽快分到房子。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和爱人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他觉得爱人一点也不理解他,他不能和母亲去吵,他只能和爱人去吵。结果这种仇恨的种子越埋越深。几年以后,老姜终于分到了房子,离开了母亲的住处。可这种矛盾仍没有得到解决。

  一晃几年之后,母亲的年纪大了,行动不太方便了。老姜总要抽空去看一看,爱人当然不高兴。为了这,她经常要和老姜吵嘴,老姜就感到这日子过得很灰暗,没有个出头之日。

  老姜年近五十,终于熬上了处长的位子,他就特别的珍惜,当初他觉得这辈子混上一处属于自己的住房他就心满意足了,后来他有了房子,又当上了处长。处长的位子是他从老洪和老李的手里捡来的,如果老洪老李两人不闹矛盾这个处长怎么着也不会轮到他的头上。正因为这样,他才越发感到这处长的来之不易,于是他总觉得处长的位子坐得不稳,老是感到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人抢去。因为有了这种想法,他就处处谨慎,不敢有半点差错。为了少一些是非,他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要向领导请示,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他,多请示汇报一定不会错。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离婚,当初他选择这个女人时,他就发现是一个错误。那时年轻一激动就没有管住自己,结果就酿成了大错。他想甩掉现在的爱人时,却不那么容易了。那时当地女人能找到下乡的知识青年,成为当地女青年的一种时尚。当年回城时,他就想过要离婚,自己带着孩子回城也不会有以后这么多烦恼。他还没有提出来,爱人似乎就看透了他的想法,于是老婆就斩钉截铁地说:想离婚门儿也没有,除非你不想回城了。那时老婆家在当地是有一些关系的,他怕自己回不来,才没敢提出离婚。回到了城市,在婆媳之间正闹得如火如荼时,他又想离婚,老婆又及时地看出了他这种不三不四的苗头,于是又说:想离婚可以,你给我十万元,我立马离开你。要不然你想也别想。老婆是说到做到的,他领教过老婆的厉害。老姜听老婆这么一说,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后来他们有了自己的房子,虽然三天两头的仍会和老婆因回家去看望母亲而吵架,但和以前天天吵相比,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再后来他又当上了处长,这样一来他更不敢提离婚的事了,否则好不容易到手的处长,也会随老婆的又吵又闹而灰飞烟灭。这么一想,他也就忍了。这期间孩子就一点一点地大了,他把所有的希望和寄托都倾注到了儿子身上,儿子就要高中毕业了,等儿子考上大学,他一半的心愿也就了了,另一半他寄托在自己身上,这种寄托是他当上处长之后慢慢滋长出来的。在没当处长前他想也没敢想过,那就是他要当副局长。老冯就快要退了,老冯一退,就得有人接老冯的班,他暗自算了一下,机关十多个处,也就是说他会有十几分之一的希望。除去即将要退休的处长,也就是还有七八分之一的希望。这么一想,前途一下子就光明起来,他现在小心谨慎地工作就是为了那份未来光明的前景。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当副局长,也许这种仕途是与生俱来的,他的血液里他的骨子里早就深深地埋下了这种愿望。或许这是祖先的基因,一代一代地传给了他,他无法摆脱,也不能摆脱。

  老姜知道处里的人怎么看他,他觉得这一切无所谓,这些人影响不了他向副局长进军的步伐。只要和领导关系搞好了,不论办什么事只要让领导放心,处处都听领导的准没错。于是不论是大事小事,他都要积极地向领导汇报,领导说怎么办他就怎么办。别人怎么看他那是别人的事情,只要领导眼里还有他这么个小姜,他就知足了。

  老冯

  即将退休的老冯。一晃转业到地方也是近十年时间了,在这十年时间里他一直在这个副局的位置上。老婆自杀之后,他就没法在部队干下去了。老婆为什么自杀他自己都说不清到底为什么,以前他是和老婆闹过感情问题,可闹归闹,他提出过离婚什么的,可一直没离成。老婆是他当兵时从农村找的,后来就结了婚,后来他又提了干,再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真的和老婆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他也动过离婚的心思,可老婆又哭又闹的,老婆就倒数自已的种种不幸,他想想也是,老婆在农村时,又当娘又当爹的,挺不容易的,结果就算了。后来他再也没提离婚这档子事,日子本来正过得一帆风顺,孩子也大了,自已当师长也有几年了,再这样发展下去自己当将军的日子也是指日可待了。没想到好端端的日子不过,老婆却自杀了。老婆自杀前一天曾和他说了一些话,他当时没在意,可那些话竟成了老婆的遗言。老婆对他说:俺知道这么多年你没满意过俺一天,你别以为俺舍不得你,俺是舍不得儿子,俺不知道他没娘的日子该咋过。老婆说这话时,儿子已经考上大学了。老婆还说:这些年你难受俺也难受,这下咱们都不用难受了,你舒舒服服当你的师长军长吧。

  老婆经常这么唠唠叨叨,他已经习惯了。老婆说这些时,他正想着别的什么,他想,三团这次代表全师去演习。不知能不能拿个第一回来。他还想,一团的杨团长转业了,是让王副团长接班好还是让张副团长接班好。这些都是大事,他整日琢磨的都是全师的大事,老婆的话就像一阵风从他耳边吹走了。

  谁也没有想到,第二天,他下班回家时,就看到了吊在门上的老婆。老婆穿得很整齐,她穿着刚进城时那件花褂子,还穿着自己做的千层底鞋。他看到眼前这一幕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又似乎什么也不明白。后来他就转业了,来到这个机关当上了副局长,一晃就快十年了。

  机关的人都知道,老冯是最好说话的领导,什么事到他那里,他都会努力地为你去办,他说不行你也别求他。没事的时候人们经常可以看到老冯望着窗外发呆。一望就是好久,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平时他的话语也最少。儿子大学早就毕业了,已经结婚另过了,却很少回来看老冯,老冯也不说什么。家里平时只有老冯一个人。不久前老冯中了风,住了几天的院,出院后的老冯没留下什么明显的后遗症,就是说话时嘴有些歪,嘴角有时会有口水流出。

  老冯平时从不串办公室,谁有事就到办公室去找他。有时在楼道里碰见他,他就会问你:小梧,来局里多久了?小梧就回答多久多久了。然后他还问:小梧家住在哪里呀?小梧又回答家住哪里。过不了多久,下次老冯碰到小梧时,老冯仍会问小梧,来局里多久了?小梧怔了一下,但还是答来了多久了。老冯又问:小梧家住哪里呀,小梧很快答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小梧私下里就想,老冯这领导怎么这样。

  当然别人碰到老冯时也会遇到这种情况。人们就想,老冯这领导也太官僚了,平时老冯给人们的感觉就有些那个。时间长了,都不太拿老冯当领导。见面时总是老冯老冯地叫,老冯也看不出什么变化,有时答应,有时冲你点点头。下次不管你有什么事求到他,只要他管得着的,能给你办的,他总是给你办。人们又说老冯这人行,是个老好人。

  宇泓当年上党校的事,往他办公室跑的次数多了些,宇泓那时很急,为了能上学,因为上了学就能转干,她曾想过,要是老冯真能帮忙,和老码有些什么也没什么。她曾用话语暗示过老冯,不知老冯没听出来,还是老冯没动心,总之老冯一点行动也没有,哪怕是老冯有那么一点意思,宇泓也会有所表示的。

  直到宇泓已转干许久了,老冯在楼道里碰到了宇泓,突然问:你来局里多久了?直到这时宇泓才真正意识到老冯这人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没有人知道老冯想的是什么,只有老冯自己清楚。他自从转业到地方,心思却留在了部队,那里是他战斗过大半辈子的地方,他的事业他的情感都已经留在了部队。他转业到了地方是一种无奈,虽然许多年过去了,他仍没有进入角色。他时常发呆,望着窗外的时候他会走神,仿佛他又看到了他的千军万马。正肃然地在他的眼前走过。这么想着时,他的眼睛就潮湿了。

  他的年纪一年比一年大了,再有些日子他就该退休了,可这种幻觉越来越强烈地侵扰着他。让他一次次热血沸腾,又一次次幻灭失落。于是他便在现实与幻觉之间游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