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钟山文集

小界

     
 

  小界是怀着一颗红心走向社会走向机关的。她毕业的时候可以去公司,小界的父母都是过来人,还是觉得机关稳妥,虽说挣的没有公司多,但机关就是机关,这是国家的,是任何一家公司也无法替代的。最后小界在父母的说服下还是来到了机关。

  小界刚来机关的那些日子里,看什么都是新鲜的,觉得机关也没什么不好,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才渐渐感受到,机关这种死气沉沉的生活真的不适合自己。她无法和这些人来往,她知道这些人想的是什么。姜处长只想当他的处长,保住处长的位子目前是他最大的理想,老洪和老李在混时间,他们在等着自己退休那一天。天天的柴米油盐,要不就是气功健身,如果他们就这样也没有错,毕竟他们都快到了退休的年纪,也应该关心他们该关心的事了。事实却不是这样,他们表面上什么都没什么了,可他们的内心深处,却比任何人都不平衡。电话就放在老洪和老李中间,处里每次来电话差不多都是两个人接,小界有许多男朋友也有许多女朋友,刚走出校门没多久,朋友们感觉一切还都是那么新鲜,于是就有许多电话找小界,每次都是老洪或老李接听,如果是女孩子来的电话还好一点,要是一个男孩子来的电话,两个人便竖起耳朵仔细地听,恨不能让自己变只蚊子钻到电话机里。其实他们并没有听到什么,但他们却能从小界的话语里产生联想,联想的最大好处就是,自已想什么就是什么,于是小界的电话内容在两人的联想下就很丰富,于是两人四目相视,目光中就什么都有了。这一点小界早就看到了心里,她每次接电话心里都是怪怪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仿佛自己在做见不得人的事。

  老李作为女人,经常找到小界,似乎很关心小界的个人大事,不停地打问,小界有没有男朋友,每次小界都说,已经有了而且就快结婚了。噎得老李说不出一句话来,待过了一段时间见小界仍没有要结婚的动静便又说女人迟早是要结婚的,女人只有结了婚才能安心过日子等等,她说这话的言外之意仿佛小界不结婚就不是过日子的人。

  小界一日不结婚,老洪和老李两人似乎就踏实不下来,他们似乎有许多劝慰的话要说,他们知道他们说了也是白说,小界是不会听他们的,弄不好还讨个没趣,于是他们只能把想说的话放在肚子里。这样一来两个人都很难受,于是两个人在私下里就嘀嘀咕咕,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宇泓这个女人在小界眼里,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她觉得身为女人,为这样的女人感到悲哀。在小界的眼里,宇泓是一个没有个性,没有追求没有自我,又自私自利的女人。有时她就想,要是所有的女人结了婚之后,生活中只有自己的丈夫和孩子,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会是个什么样子。她同时也不欣赏黄姗那样的女人,把感情太实际化,把婚姻押宝似的押在一个男人身上,这和赌徒又有什么区别?

  姜处长在小界的眼里简直就不是个男人,什么事到了姜处长的眼里都比天大,比地沉。他觉得这太是个事了,自已是无法做主的,一定要请示了上级领导他心里才踏实,否则的话便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小界同时也为自己一走向社会就遇到这么个领导而感到悲哀。小界从她作为女性的视角还感觉到,姜处长还是个好色之徒。她从姜处长看自己的目光中能够感觉到。姜处长和她说话时,目光总是游移不定,并不住地在她身上最敏感部位瞄来瞄去。只要是单独和她在一起时,他总是借机摸弄一下她的头发,或者衣袖什么的,这让小界既感到难受又感到可笑。这种色大胆小的男人,让她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小梧在她的眼里,也不怎么感冒。她知道小梧曾恋爱失败过,也曾为了分房子而和别人假结婚。这在小界的眼里并没有什么,任何事都会有成功或失败。现在小梧这种失败,仿佛是天下所有人都对不住他了。每日里很少与人讲话,深刻得不行。

  小界用她那双还没有多少城府的眼睛在打量这个世界,打量着周围的人,也在体会着这个机关。

  她在上大学时是那么盼望早点毕业,那时她对社会充满了渴望,她觉得自己只有走向社会才会证明自己真正长大了。那时她觉得学校的生活一点意思也没有,那时她对社会的渴望简直是望眼欲穿。直到走向了社会她才体会到一切都是她的幻想。她一时无法转过这个弯来,她经常幻想,也许换个单位会好一些。她在期盼着那一天早日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