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钟山文集

小梧

     
 

  三十出头的小梧到现在还没有结婚,说是没有结婚不太确切,应该说小梧曾有两个月名不副实的婚史。

  事情还得从小梧三十岁那一年说起。小梧三十岁那一年,赶上机关分房子,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分房却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必须是结了婚的无房户。这一点小梧是不符合条件的,三十岁的小梧,正处在失恋的痛苦之中,也就是说,他谈了三年的女朋友和他说再见了,原因是女朋友又找到了比他更好的男人。说是比小梧更好,是因为那个男人比小梧有钱,是做手机生意的男人。那个男人比小梧的年龄还要大上五六岁,是一个歇顶已经很厉害的男人,小梧曾有幸见过一次。那是小梧和女朋友分手那天,那个男人来接她。她就对小梧说:这是我的男朋友。小梧就看见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对小梧笑一笑,便挽起她的腰走了。小梧站在那里,觉得自己很像是一名运动员,把接力棒交给了下一个人,然后就没自已的事了,只能远远地看着下一个运动员去跑了,是赢是输也是别人的事了。

  小梧这次不成功的恋爱使小梧对爱情又有了重新的认识,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爱情,爱情那是骗人的。曾经分手的女朋友和他恋爱三年,也海誓过,也山盟过,结果还不是这样?女朋友是他的大学时同学,可以说也算知根知底了,两人又同留在了这座城市,两人恋爱,应该是情理之中的。小梧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公务员,他以前也没曾奢望过什么,如果说是奢望那就是过平常百姓的日子,别人怎么生活他也就怎么生活。现实彻底粉碎了小梧过平常百姓日子的梦想。

  在小梧失恋不久,就赶上了机关分房子,机关已经有几年没有分房子了,房子对每个了解国情的人来说,有多么重要,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小梧清醒地认识到,这样的机会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过了这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要想分到房子,除非结婚。那几日,小梧真是一筹莫展。

  小梧留在这座城市后,就一直在租房子住,机关没有宿舍,他只能租房子。没有自己的房子就是没有自己的家,小梧一直有一种漂泊感,有时像断了线的风筝,上也上不来,落也落不下去,就那么浮在半空。留在这座城市后,他一直有这种感觉。那时他就想等机会成熟了,就结婚,结了婚,有了家也许就没有这种感觉了。现在结婚也成了他遥远的梦想。然而并不是梦想的房子就在他的眼前,他不想再失去了。

  那些日子小梧发动了这座城市中所有的熟人,诸如老师同学,让大家一起为他献计献策。一个男同学就出了一计,那就是让小梧假结婚。说:如果愿意的话,他可以为小梧找到这么个人,但女方是有条件的。也就是说,小梧得付给对方两万元钱。这位同学说得很有把握。因为,在这之前,这个女人,曾经和别人有过这么一回交易了,第一次对方付了三万,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就降到了两万。小梧也没有别的更好办法了,心想花两万块钱买一套房子,值!当下就答应了。

  从结婚到离婚,小梧一共见了那个女人两次。也就是两个月时间,小梧的房子到手了,就和那个女人办了离婚手续。小梧分到了一套房子,同时也背上了一个离婚的名声。反正小梧也想开了,就没有什么了。

  小梧除上班外,他迷上了上网。他现在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没什么朋友,网上他却交了不少朋友,他在网上和那些没有见面的朋友聊天成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网上谁也见不到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甚至可以不问对方是男是女,只要话题投机,他们就可以在网上聊下去,这是小梧在现实生活中无法体会到的乐趣。现实生活只能使他失望。

  他平时最瞧不起的就是宇泓这个女人,他甚至从来不和她讲话,她的为人和做派简直无法让他忍受,他也不喜欢黄姗那个小女子,说她是小女子一点也不为过,黄姗差不多把自己的命运都交给了男人,到时候吃亏的一定是黄姗。他说不清黄姗是不是爱她的男人,反正她的男人给她带来了她想得到的。这一点,要在以前觉得黄姗是在出卖自己,这是让他所不耻的。现在他已经不这么想了。因为他的所谓爱情已经破灭了,他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爱情了,既然已经没有了爱情,那么和谁也就是都一样了,谁能让自己过得更好一些就跟谁,这有什么错呢?他觉得黄姗这个小女子很聪明,起码比自己醒悟得早。这么想过了他倒有些佩眼这个小女子了。

  宇泓在他眼里却不是这样,她的所有做派只让他感到恶心和不快。只两件小事,就让小梧看透宇泓这个女人了。机关各部室订了几种报纸,过一段时间就要卖一些废报纸,每次卖报纸,宇泓都很积极,她主动去卖,每次都能卖个十几元钱,其实十几元钱谁也没当回事,宇泓每次都说:这钱咱们买雪糕吃。然后很大方地把钱就放在了办公桌的笔筒里。过了一阵,又过了一阵。吃雪糕的事就不了了之了,那十几元钱也就无声无息地没有了。下一次卖报纸时仍是这样。每年“六一”的时候,机关都为有孩子的人意思意思。有时发一些小孩吃的,有时发一些现金,老李、老洪和姜处长的孩子大了都不在分发之列,其他的人还都没有小孩,符合条件的只有宇泓这个女人,每次她领到分发的东西,都是一副占了天大便宜的样子,然后对小梧小界等人说:有孩子多好,你们赶快也要孩子吧,仿佛她生的孩子是专门等机关分东西似的。在小梧眼里,这些小事足以让他看透这个女人了。小梧有时就想,真不知这种人是怎么混到公务员的位置上的。

  老洪和老李两个人,存在等于虚无,他们俩人有没有,在小梧眼里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俩人在混吃等死。姜处长的存在,只是因为他是信息处的处长,让这种人当处长还不如不要这个处长。在小梧的印象里姜处长从来没有过自己的主张,屁大一点小事也要请示上级,也许是上级看上了他这一点才让他当的处长吧。在信息处,姜处长只是一个传声筒。且整日板着脸,从没见到他笑过一回。

  还有小界,大学刚毕业不久,有些地方还没有脱开学生气。整日里约会电话不断,不是去泡吧就是蹦迪,总之没有空闲的时候。小界虽说也二十多岁了,但一点也看不到何时才能成熟起来的迹象。虽然小梧和小界的年纪差距并不太大,但他却和小界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小梧便只能每日里面对电脑和网友们聊天,在那里他才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也是他生活中惟一的乐趣。最近他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叫小心的女孩子,他们已经聊了几次了。每次一上网,他都能碰到那个叫小心的女孩儿,每次两个人都聊得很投机,他们天南海北,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各自的单位,小心这个女孩的单位也是一家机关,她的感受和小梧的感受一样,他们都没有在自己的单位找到有共同语言的同事,他们的苦闷是一样的,他们对周围的人看法也如出一辙,这让小梧感到惊奇,当然小心也有同样的感觉。他们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他们聊着聊着,小心说了上半句话,小梧就知道她下半句会说什么了。反过来也是一样,聊着聊着,小梧竟对着电脑哈哈大笑起来,他觉得真是神了。他不知道叫小心的女孩长得是什么样,是高是胖是丑是俊,这些都无所谓了,只凭着他们的心有灵犀就足以说明他们是一类人。小梧网上的名字叫小侃,这是他们网友的游戏规则,每个上网的人都有自己的网名,其实叫什么都无所谓,只是一个代号而已。这和自己平时的名字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小梧在心灰意冷的时候认识了这个叫小心的女孩儿,给小梧的生活带来了一抹亮色。他不知道叫小心的这个女孩会给他带来什么,反正他此时感觉不错,沉闷的机关生活使他觉得自己看不到希望,然而小心却让他感到生活中的涟漪,使他枯死的心又漾起了浪花。不知为什么他越来越想见到小心。就是他恋爱时也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感觉,小梧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在恋爱。在他谈了三年恋爱以失败告终之后,爱情在他心里就已经死了。但有时这份感受又让他说不清,他曾鼓起勇气约小心见面,小心在网上嘻嘻哈哈地说:还是别见了,也许见了面我们就没有这种感觉了。小梧想一想觉得小心说得在理。于是他暂时就打消了见小心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