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钟山文集

老洪和老李

     
 

  老洪和老李可以说是一对冤家,他们从开始工作就没有分开过。可以说他们也是机关的元老了,差不多机关成立他们就在这里工作了。那时他们都还年轻,年轻的他们有许多梦想,他们也都曾为自己的理想奋斗过,结果就是今天这个样子。

  那时他们的最大理想就是当处长,他们是这个机关的元老,差不多所有和他们一起进机关的人都是处长了,就是现在信息处的处长——小姜(他们从来都把姜处长称为小姜)比他们的资历要浅得多,都当上了处长,只有他们还只是享受副处待遇的调研员。

  其实这一切谁也不怪,只能怪他们自己。那时两人是名副其实的一对冤家。两人是同事,同时也是竞争对手。如果他们不在一起,也许结果会是另外一个样子,然而命运偏偏把他们安排到了一起,从没分开过。那时两人似一对好斗的鸡,只要见面就掐,直到双方都鲜血淋漓。

  有几次,领导已经作出了让他们其中一个当处长的决定。另一个听说了,便找领导谈话,列举对方种种不是,比如,某年某月对方说了什么话,当然这些话都是对对方不利的;又某年某月,办了什么事,这个事当然也是对对方不利的。还有什么时间说了领导的坏话,这样的坏话经对方过分的渲染和夸张,都是有损领导形象的。领导听了自然很不高兴,于是就把提拔的事放下了。就这样提提放放,放放提提,一晃几年,又一晃又是几年,两人渐渐就都老了。当机会再一次来到的时候,已经没有他们的份了,原因是他们都过了提拔的年龄了。于是他们就只能安于现状了。

  在这期间,局领导换了一批又换了一茬,每届领导差不多都给过他们机会,他们又都差不多用相同的办法都把自己进步的路给堵死了。一茬又一茬的领导都没弄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和自己过不去。这真应了那句老话,当局者迷。

  直到有一天,他们终于明白这样的机会再也不会有了,他们才醒悟过来。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也许是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才什么都想开了,想开了之后,两人再也不为是是非非斗心眼了。他们看到了眼前,人到了五十开外,啥都没啥了。他们都有了第三代,仔细一想才发现这日子过得太快了。他们争争斗斗的日子仿佛就是一个月前的事,真不明白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们都已经看到了未来,那就是再过两年就退休了,退休以后,在家里带孙子孙女,等孙子孙女大了,他们也就真的老了。然后说不定遇到什么病呀灾的,说起不来就起不来了,这一辈子也就到头了。

  两人差不多在同一天就都想开了。不再争斗的两个人,仿佛过去的思恩怨怨从来都没发生过似的,相互一笑泯恩仇了。现在两人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交流气功心得。最近自己又学了什么气功,收到了怎样的效果,腿不疼了,睡得也香了等等。两人交流很方便,两人桌子对桌子,就坐对面,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他们现在有许多共同语言,吃什么好,几点睡觉更有利健康,走路是快走好还是慢走好。

  如果其中一个人因为家里或身体而几天没来上班,对方就会觉得缺少了什么,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然后拿起电话接通对方,讲上几句,才放下心来。办公室的人都觉得不对劲,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小界因涉世不深曾一度怀疑两人是在搞黄昏恋。

  两人从这个极端而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当初小姜当处长时,局里曾征求过两人的意见,两人几乎没加思索就说:没意见,让谁当处长我们都没有意见。黄姗出国了,在两人眼里出去也就出去了,跟出趟差也没什么区别。出国又能怎么了?最后不是还得回来?当处长又怎么了?最后不也是得退休?到老了都是一样的,该咋样还得咋样。于是日子在老洪和老李的眼里就别样起来,啥都没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