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钟山文集

黄姗这女子

     
 

  宇泓自从黄姗去了英国以后,她就开始羡慕黄姗,她觉得黄姗的命比自己好。黄姗的丈夫小王也是下岗,可下岗和下岗却有很大的不同,人家一下岗就去了英国。宇泓目前又崇拜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就是自己的丈夫小吴,女的就是黄姗。

  黄姗在谈恋爱时宇泓就觉得黄姗这个女子非同小可。那时黄姗一口气谈了三个对象,其中有一个就是现在的丈夫小王。她谈对象时不是一个一个地来,而是三个人一起来。这就需要很高的智慧和胆量,有时还要胆大心细。黄姗一口气谈三个对象,她不是在玩弄男人,如果那样的话,黄姗也就不是黄姗了。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自已力所能及的条件下她要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她的想法并没有错,认为自己的行为充满了善意。

  也就是说,黄姗这个女子在三个男人之间,游刃有余地来往了有两年之久而没有穿帮,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她的精明之处在于这三个男人都觉得黄姗是自己的惟一,根本没有感到危机四伏。黄姗穿行于三个男人之间,那一阵子她就像一只候鸟,这一阵飞向那儿,过一阵又飞向这儿。她随时掌握气候的变化,什么季节穿什么衣,什么季节化什么妆。总之,都把三个男人搞得五迷三道。

  黄姗另一个聪明之处在于,她不仅掌握着三个男人的心理,同时自已一直保持着冷静,她在冷静地分析着三个男人的优劣,也可以说三个男人各有所长,有的家庭条件好,有的长相不错,还有的老实厚道。黄姗也时时困惑,为什么这些优点不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但她很快就能从这困惑中解脱出来,要不然她也就不是黄姗了。她知道熊掌与鱼不可兼得的道理。这么一想之后她就没什么可困惑的了。她最后之所以选择了小王而不是另外两位,是因为她感到小王这人日后会有所作为。那时小王只身一人在这座城市,大学毕业能留在这个城市本身就已经很说明问题,还有一点就是,小王在国家机关工作,日后会很踏实,人也不会太出格。在当前红尘滚滚的社会中,黄姗不可能不务实地想一些未来和现在。这就是她的聪明之处,她和小王结婚后不久,另外两个男人也相继结婚了,没多久,一个出现了第三者离婚了,另外一个日子过得很不顺,正准备离婚。到了现在,黄姗自己也觉得当初决定的英明。现在虽说小王也下岗了,可这种下岗比上岗还要实惠。能在大不列颠居住上一年,还有比这种下岗更荣幸的吗?

  自从黄姗和小王结婚以后,黄姗就和自己的母亲结下了仇恨。原因是母亲不同意她和小王结婚,在这三个男人中,母亲最不喜欢的就是小王,小王不会讨黄姗母亲的喜欢。母亲无法改变黄姗的决定,到最后只能是母女不和了。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一般情况是,随着时间,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黄姗要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因为这一段时间,她无法和母亲处好关系,一定会有人说三道四,她为了不让人家说三道四,便开始说母亲的坏话,她要先下手为强,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每到星期一,一上班,她就向每个同事述说这两天遇到的不幸,说周末回母亲那里去,母亲如何不让她进门,进了门之后,母亲又如何冷言冷语,说是让她偿还这么多年来的抚养费,要是不交就当没养她这么个女儿等等。字字血声声泪的,听得老洪老李也是眼泪汪汪的。他们都是有儿有女的人,他们站在亲爹亲娘的角度都觉得黄姗的母亲做得太过了,太不应该了。他们一致同情黄姗,都说黄姗并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黄姗的母亲。黄姗在人们这里得到了同情,擦干了眼泪,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反正她已经把心里的负担甩了出去。

  其实母亲并没有像她说的那么严重,母亲只是有些不高兴,咸言淡语地说了几句黄姗,如果换成别人,说一说也就过去了,但黄姗不一样,她不能在任何人面前吃亏,否则就不是她黄姗了。她忍不下这口气,和母亲大吵起来,然后离开母亲的家。

  在单位黄姗也是向来不吃亏的,只要有便宜有机会,就寸土不让。例如机关发水果、大米什么的,总是她先挑。大的好的留下,小的差的留给别人。当然大家都不太高兴,但一想到目前黄姗和母亲的矛盾,觉得她也挺不容易的,就算了,容忍了。其实人们都挺善良的。

  这次小王先是下岗,曾一度让她对自己的眼力产生了怀疑,但随着小王又被宣布出国进修,她很快又肯定了自己。她经常对宇泓说:其实婚姻就是押宝。押上了也就押上了。宇泓对她这句话深信不疑。她还说:其实爱情不爱情的,那是骗人的,和谁都能过一辈子,只要对方对自己有用,这日子就能过下去。宇泓对她这句话半信半疑。

  黄姗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这么多年她就是这么过来的,而且感觉很好。上学时,她就入了党,后来她说,大学时的党支部书记爱找女生谈心,当然党支部书记是一个岁数很大的男人,不少女生谈过两次就不谈了,只有她一个人坚持了下来,结果是只有她一个人入了党。毕业时,她现在所在的机关去学校挑人,因为她是党员就被选中了。这更增强了她的这种人生信条——那些虚的都没用,只有利于自己的那才是真的。

  老洪和老李最后也看出了黄姗这一点,都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比他们那时候不知要强多少倍。要是当初自己有黄姗这两下子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